您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业界动态

HUBEI HUAZHONG CULTURE PROPERTY RIGHTS EXCHANGE

文化科技创新规划将促使文化行业进入“跃变时代”

发布日期:2017-06-16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报    浏览次数:750

    近日,《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科技创新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公布,提出了“十三五”文化科技创新发展的目标。作为配套国家上位规划的专项规划,《规划》对贯彻落实《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规划》《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和《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并对我国文化行业和文化机构提供方向指示和路径指引,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展示文化发展改革的方向引领价值


  当今世界,以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高科技浪潮对社会经济文化结构形成强大冲击,来势之猛是以往历史上四次科技革命和三次产业革命所无法比拟的。这次科技革命标志着包括文化生产力在内的整个社会生产力“跃变时代”的来临。


  进入21世纪,高新科技的广泛应用催生了文化生产、传播、消费及管理方式的深刻变革。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新能源、新材料等一系列重大技术创新,既给文化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同时也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数字科技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不仅颠覆了传统文化部门创新发展的“技术轨迹”和政策路径,而且对整个文化行业及社会结构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


  数字信息技术通过建立传统文化行业与其他行业之间的数字共享技术平台,赋予国家和社会打破文化行业壁垒,重塑文化行业的生产方式、分配方式、传播方式、消费方式和组织运营方式的能力,其结果是使国家文化行业整体结构得以重塑,并推动以“类型技术”为基础的传统“小文化行业”转变为以数字生产、数字传播和数字消费为基础的“大文化传媒行业”。


  《规划》的出台,本身即是对这一宏大背景的深刻认识和总体把握,也是国家对文化行业受到高新科技强烈冲击的系统回应。相对于其他“十三五”上位文化规划的原则引导,《规划》的首要价值在于明确提出了文化科技创新的重大命题,并指明我国文化行业“十三五”发展改革的具体方向和行动策略,显示出明确的方向引领价值。


    明确推进文化科技创新发展的政策路径


  第一,总结提炼文化科技融合发展的本质特征,实现对文化科技创新链条的全覆盖。《规划》总结概括了文化科技创新的基本特征,并内化为《规划》的指导原则:坚持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度融入文化建设的主战场和科技发展的大舞台;以文化创意引发科技创新,以科技创新支撑文化创意;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现文化生产与文化消费的良性互动。文化科技如何实现创新发展?其最佳的路径就是与社会、经济及老百姓的文化消费需求融合发展,即“人文与科技相互融合,艺术与技术相互提升,创新与创意相互激发,共创与共享相互促进”。《规划》突破了专项规划的局限,从规划内容和政策路径上体现为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众创空间建设相结合,文化、科技与经济相结合,科技与创新相结合。《规划》明确要进一步加强文化部门与科技部门联系机制,文化行政部门要加强与宣传、发展改革、财政、科技、教育、工信等部门对接,鼓励跨部门、跨区域联合推动文化科技工作。《规划》提出要设立文化科技类扶持基金,推广知识产权和股权质押贷款,鼓励开发创新型文化保险产品等,这些都是以前科技规划不曾提到的创新性举措。


  第二,吸纳实践的经验模式,规划建立一批新的创新基地,形成推动文化科技创新的综合载体。《规划》提出要“建设一批突破型、引领型、平台型的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文化部重点实验室。探索建立文化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支持建立文化科技创新联盟及区域性文化科技协同创新平台”。文化部自2009年起,开始在全国布局设立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文化部重点实验室的政策,经过几年的实践探索,被证明是有效的管理模式,此次《规划》的编制,吸纳了实践中的经验成果。


  第三,深入把握“文化—科技”与人的主体性之间的关系,规划设立有利于文化科技创新的激励机制。作为人类社会的“双翼”,科技与文化都是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规范性力量。《规划》把对文化与科技关系的认识和把握建立在“人的主体性”之上,隐含了文化科技融合创新与人的主体性激发相一致的基本前提。


  从这一意义上说,推进文化科技的创新发展,必须发挥人的主体性和积极作用。根据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这种积极性和主动性是由科学有效的体制和机制来激发的。《规划》特别提出“加强协同创新”“建立政策保障体系”的制度激励系统,强调要“发挥市场和政府在资源配置中的各自优势,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双轮驱动,加快建设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系”。这些都是围绕优化社会环境、激励科技工作者积极性的制度设计。


  文化科技创新是我国“十三五”文化发展改革的关键动力。《规划》提出“信息网络、大数据、智能制造等高新技术广泛渗透到创作、生产、传播、消费的各个层面和环节,加速了文化生产方式变革,成为文化发展的重要引擎和不竭动力”,同时也指出“目前我国文化建设的科技基础仍然薄弱,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够强,文化科技体制机制与文化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高新科技为文化行业发展提供无限可能性与文化行业科技创新能力薄弱之间的落差,应该引起政府、全社会特别是文化行业的高度重视。21世纪前10年,数字信息技术在文化行业的应用似乎进展缓慢。进入第二个10年以后,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席卷传统媒体,使新兴文化业态在数字信息技术的催发下茁壮成长并成为社会文化消费的主流。十八大确立了建设文化强国和科技强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如何抓住新一轮数字信息技术革命的机会,提升整个大文化传媒行业的发展格局,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性任务。如何发挥文化科技推动文化产业转型升级、拓展公共文化服务发展新空间、增添文化发展新动能,也应是当前文化行业“文化自觉”的重要内涵。


(本文作者傅才武系武汉大学国家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